西方早期海运强国及其模式——葡萄牙

摘要: 点击标题下「蓝色微信名」可快速关注公元15~16世纪,中西方相继进行了大规模的航海活动,在强烈海洋意识、冒险

12-20 20:04 首页 中国船检
点击标题下「蓝色微信名」可快速关注
公元15~16世纪,中西方相继进行了大规模的航海活动,在强烈海洋意识、冒险精神、财富驱动、传播宗教和契约规则环境的推动下,通过技术进步与制度创新,使王室、社会资本和航海家以空前的热情融入大航海冒险活动。

早期的海运强国走上军商结合(亦商亦盗)的殖民地掠夺、奴隶贩卖的模式,葡萄牙、西班牙和荷兰相继崛起为全球海运强国,并通过对海权的控制,得到与其各自幅员、资源和人力所不相称的影响以及财富,近代文明的序幕由此血腥拉开,真正的全球性海运强国开始形成,并依托工业革命、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进步逐步走向现代文明,成为世界经济社会发展的主流。

 位于欧洲南部伊比利亚半岛的葡萄牙,受限于贫乏的土地和有限的人力,面对小国与城邦激烈的竞争和频繁战争,欧洲社会形成某种内在的不稳定性,向大海索取资源成为沿岸众多小国的选择,也使其很早就具有外向和向四处不休止扩展的品格,成为大航海最早的实践者,航海探险和海军发展使其获得了的巨大财富。葡萄牙航海战略的成功,使同处伊比利亚半岛、国土面积及人口数量更具优势的西班牙很快觉醒,同样将航海和发展海军作为实现崛起的战略选择,并取得了更大的成就。两国在航海大发现中开创了殖民地掠夺与奴隶贩卖相结合的发展模式,也为后来的全球性的海运强国形成奠定了基础。

人口不到200万的葡萄牙,通过航海战略获得巨大财富,是持续支撑这一战略,并走向辉煌的基础;通过武力控制了跨半个地球的商船航线,垄断了世界上香料、食糖、黑奴贸易,成为世界性的商业帝国;其航海探险促进了测量、造船、航海技术的发展,构建了全球贸易体系,并通过武装贸易、垄断贸易和种植园经济等形式,为后几个世纪的世界殖民经济模式创立了范本,成为第一个世界帝国和海运强国,葡萄牙的崛起史就是一部通过航海和武装力量掠夺巨大财富的历史。同时,葡萄牙航海和贸易活动客观地促进了世界各大洲间文明的交流,在世界航海史及文明史上都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1明确战略与技术、人才准备。


确立航海战略。公元1415年,葡萄牙国王派遣一支庞大的舰队,跨海袭占了非洲北部的休达城。恩里克王子在征服休达的战争中得知,以往来自北非的黄金与奴隶实际是穆斯林横穿撒哈拉沙漠到西非南部开采与掠夺来的,海路可以成为葡萄牙获取黄金、象牙和奴隶等财富最直接的途径。这一发现使他对航海有了崭新的认识,将航海战略视为国家崛起的途径,并被公认为欧洲国家海外扩张的开端,葡萄牙也成为了西方第一个对外殖民帝国。

创新技术与人才集聚。为实现航海战略目标所需人才,1418年,恩里克王子开办了世界上最早的航海学校,汇聚了来自各地区和各民族的航海精英,包括航海家、天文家、气象家等,建立了天文台、图书馆和航海必须的港口和船厂,使得航海文化深入人心。通过开办航海学校,提高了本国水手的航海技艺;改进、制作新的航海仪器,如改进从中国传入的指南针,以及象限仪(一种测量高度,尤其是海拔高度的仪器)、横标仪(一种简易星盘,用来测量纬度)。15 世纪 20 年代,贾富达·克雷斯奎斯在葡萄牙开创了制图学,将收集的重要地理资料绘制成详细的地图、海图和星象图。在造船方面,通过不懈的努力,终于在1440年,建造出适宜在大西洋上航行的多轨三角帆船,以其船体小、吃水浅、轻便灵活的特性,可以从容躲避暗礁和沙洲,适合在紧靠海岸的地方航行,为探索陌生海岸的航行创造了至关重要的条件。利用从中国传入的火药,改造船只火炮,能够对敌舰进行远距离火炮攻击,使葡萄牙在海战中占据优势。


2营造制度与契约规则环境。


对于葡萄牙这样的半岛型小国,靠国王的经济和军事力量难以完成航海这一宏伟战略目标,为调动社会力量和航海家积极性参与这一极富冒险的事业,就要使其获得巨额回报的机制。因此,在技术、人才准备的基础上,相应进行制度、契约和规则创新就显得十分必要。与中国封建皇权至高无上的制度不同,欧洲的封建制使得国王、贵族、平民都有法律保障的权利,因而为实现寻找新航路这一风险巨大的目标,葡萄牙王室对南下大西洋从事航海发现活动的探险家以全力支持,并与探险者通过契约达成协议,实现了双方的共赢。葡萄牙王室不仅给私人探险者颁发特许状,在向国王缴纳费用和进行探险发现的基础上,允许他们获得相当他们所发现的垄断经营权,因而私人冒险家只要敢冒险就可以发大财,王室则不用付出代价就可以受益,受对土地、财富的强烈欲望驱动,葡萄牙国内掀起一股私人探险的热潮,使社会资本、航海家以空前的热情融入大航海的冒险活动中;航海家得到国家的支持,扮演着亦军、亦盗和亦商的多重角色,以武力开辟殖民地、以签订对其有利的贸易协定获取资源、以任命总督+派遣军队进行统治,通过海军维护海运通道和商业垄断贸易。


3殖民地掠夺、奴隶贩卖模式。


一系列的技术成果为航海探险活动扫清了技术障碍,制度和契约激发了航海家的积极性,推动葡萄牙航海探险取得了巨大成就。1434年,埃亚内斯跨越了曾被认为是死亡之地的博雅多尔角;1441年贡萨尔维斯到达了布兰科角;1456年卡达莫斯托发现了佛得角群岛;1482年迪奥戈·卡奥航行到了安哥拉以南的西南非洲海岸;1483年葡萄牙人到达几内亚湾;1487年发现了通往埃塞俄比亚的道路;1488年1月迪亚士船长成功跨越了非洲最南端--好望角;1498年5月20日达·伽马成为了第一个到达印度卡利卡特的航海家;1500年卡布拉尔发现了巴西;1506年战胜印度、埃及及苏丹诸国,实现了葡萄牙对整个印度洋的统治权,并相继攻占、控制红海的索科特拉岛,控制了波斯湾的霍尔木兹海峡;1511年7月战胜苏丹控制马六甲海峡,为控制了整个东方世界贸易奠定了基础。

伴随着航海大发现,葡萄牙通过武力拓展海外国土、殖民地和贸易,为其带来巨大财富。首先于1419年、1432年、1455年占领大西洋上的马德拉群岛、亚速尔群岛和佛得角群岛,完成了东大西洋扩张的海上据点构筑。在非洲,恩里克成立的“皇家非洲公司”,垄断了对非洲的探索,到1460年恩里克去世时,被葡萄牙画进地图的非洲西海岸已经达到了4000公里,形成了庞大海外殖民地。1441年贡萨尔维斯到达了布朗角(今毛里塔尼亚的努瓦迪布角),并在返航时从非洲运回葡萄牙10个黑奴,从此开始了罪恶的欧洲400年奴隶贸易。依托非洲殖民地,在西非沿海地区建立了黄金海岸、象牙海岸、奴隶海岸等,葡萄牙开创了殖民地开发与奴隶贸易相结合的发展模式,依托海军和航海优势,控制非洲沿岸贸易,形成了非洲沿岸、大西洋群岛和欧洲之间以奴隶和黄金贸易为基础的商业,在15世纪末到16世纪末的100年里,葡萄牙人从非洲获得了276吨黄金。在亚洲,1502年,作为印度洋海军司令的达·伽马出征以武装力量打击了沙末林、卡利卡特等当地印度小国,并与柯钦签订了对葡萄牙极为有利的贸易协议,在亚洲设立了永久性舰队、设立了印度总督一职,实现征服印度、垄断香料贸易和传教的职责,并在里斯本成立了印度公司专门负责此事,东方贸易的中心由威尼斯转到了里斯本。达·伽马新开辟的航线联系起欧、亚、非三大洲,跨越大西洋、印度洋和西太平洋,通过对航海的控制和强大的海军力量,垄断了香料贸易,从15世纪末到16世纪上期,运走亚洲香料总产量的1/10。在美洲,通过一条从里斯本出发,经过马德拉群岛、佛得角群岛和亚速尔群岛向南,然后向西继续航行到达南美洲巴西的重要贸易航线,葡萄牙在巴西建立了系统的经济体系。1583年,在巴西定居的白种人达25000人,并把巴西当作第二故乡。这条跨越大西洋的航线以大西洋群岛为中转站,以非洲奴隶贸易、巴西种植业和蔗糖业为基础,建立了早期大西洋贸易网络。在巴西300年的殖民统治期内,运走价值6亿美元的黄金和3亿美元的钻石。


4对葡萄牙衰落的认识


由于葡萄牙长期只满足于做贩卖商,从资源上没有根本上扩充国土面积和相应的移民政策以补充人口的不足,人力的缺乏甚至无法满足扩张军事的需求,无法驾驭其全部的船只。没有实际提高生产能力,保持持续创造力,生产力水平停滞不前,大量用品仍依靠进口。对外的统治模式,需要庞大的财富用于战争。而国内风气腐化,政治制度落后,官吏冗余,生活浮华,而广大人民生活困苦,霸权地位逐步衰落。由于国内王位危机一度被西班牙吞并,17世纪50年代,在远东的贸易被荷兰抢夺,巴西于1822年独立。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越来越多的非洲、亚洲殖民地摆脱了葡萄牙统治,标志着殖民历史终结。


中国船检独家文章,欢迎转载或报道,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船检或国际船媒”,违者必究!

如有建议、线索、投稿、合作可直接回复微信

或 请发邮件至wangsijia@ccs.org.cn

联系电话:010 5811 2210







首页 - 中国船检 的更多文章: